• <var id="rfiju"></var>
      <acronym id="rfiju"><form id="rfiju"><mark id="rfiju"></mark></form></acronym>
    1. 拼音資訊 漢字轉拼音 漢語拼音方案 拼音輸入法
      地名漢語拼音拼寫淺談

      時間:2015-05-21 01:20 來源:民政部區劃地名司網站 作者:網絡


      我國的地名以漢語拼音拼寫,是1977年經聯合國第三屆地名標準化會議通過,作為國際標準的,至今已有相關的國家標準、規定,以及與其相一致的國際標準。但現在在某些地區和單位發行出版的地圖、設置的地名標志上,仍然有使用漢語拼音和英文混用或者使用國家已經明確廢棄的“威妥瑪式”拼寫的錯誤做法。

      一、地名用漢語拼音拼寫的依據

      根據聯合國地名標準化會議作出的決議,要求各國、各地區在國際交往中都使用羅馬(拉丁)字母拼寫,做到每個地名只有一種羅馬字母的拼寫形式——即單一羅馬化。在聯合國第三屆地名標準化會議上通過了關于推薦用《漢語拼音方案》拼寫中國地名作為中國地理名稱羅馬字母拼法的國際標準的決議。大會“認識到《漢語拼音方案》是中國法定的羅馬字母拼音方案,中國已制定了‘中國地名漢語拼音拼寫法’并注意到《漢語拼音方案》從語言學的觀點來看是健全的,也極宜作為中國地理名稱羅馬字母拼寫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地圖(漢語拼音版)》、《漢語拼音中國地名手冊(英漢對照)》以及其他資料已經在中國出版;《漢語拼音方案》已經有了廣泛的應用。考慮到經過一個適當的過渡時期后,在國際上采用漢語拼音作為中國地理名稱的羅馬字母拼寫依據是完全可能的。因此推薦采用漢語拼音作為國際上用羅馬字母拼寫中國地理名稱的(惟一)系統。” 1978年,經國務院批準,漢語拼音拼寫方案作為我國人名、地名羅馬字母拼寫法的統一規范。并由外交部、新華社通告國內外于1979年1月1日起實行。1986年,國務院頒布的《地名管理條例》中,第八條規定:“中國地名的羅馬字母拼寫,以國家公布的《漢語拼音方案》作為統一規范。拼寫細則,由中國地名委員會制定。”1987年,國家語委、中國地名委員會等六部委頒發了《關于地名用字的若干規定》,中國地名委員會、城鄉環境保護部、國家語委頒發了《關于地名標志不得采用“威妥瑪”等舊拼法和外文的通知》。1999年,國家質量技術監督局發布了《地名標牌城鄉》的國家標準,強制性規定地名標志上的地名必須使用漢語拼音字母拼寫。2000年10月31日,九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八次會議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其中第十八條規定:“國家通用語言文字以《漢語拼音方案》作為拼寫和注音工具。《漢語拼音方案》是中國人名、地名和中文文獻羅馬字母拼寫法的統一規范……”這就用法律的形式確定了我國地名的羅馬字母拼寫標準。

      二、地名用漢語拼音拼寫的意義

      由于地名的拼寫代表了國家的領土主權和民族尊嚴,涉及到國家語言文字政策和國際標準化的問題。隨著我國經濟高速發展,對外交往越來越頻繁,地名作為傳遞信息的基本載體,使用頻率越來越高,不規范使用漢語拼音拼寫地名的現象在對外國際交往中已造成不同程度的影響。因此,地名拼寫是關系國家大局的大事。面向全社會、全世界的地名出版物、地名標志必須遵守國家和國際的規定,用漢語拼音拼寫地名。

      我國是非羅馬字母國家。聯合國地名標準化會議作出的地名單一羅馬化對我國來說,要點是由我國制定、提出我國地名拼寫的國家標準,并在得到聯合國認可后作為國際標準,使我國地名在國際上有單一的、統一的書寫標準形式,以利于國際間的交流交往。地名拼寫的單一性,是指地名拼寫形式必須按國家規定用漢語拼音拼寫。對地名進行譯寫或半翻譯(用兩種文字混合拼寫)不但違背了國際地名標準化對地名拼寫形式的“單一”原則,也是對維護國家主權和尊嚴的極不嚴肅的表現。過去,有人采用威妥瑪式(Wade System)拼法拼寫地名。威妥瑪式原作為某些外國駐華使館人員學習漢語的注音工具,后來隨著英語的廣泛傳播而流傳開來,成為在英文中音譯中國人名,地名和事物的一種主要拼法。就其流通范圍來說,影響是相當大的,但在語言學的技術上還是相當不完備的。比如,不同的聲母采取同一種符號,用許多附加符號區別發音,而排版印刷時常常有意或無意地省略符號,大量音節產生混亂,如,“周”,“丑”不分,“鄧”,“滕”不分,“戴”,“泰”不分。而漢語拼音是一套在語言學上健全的中文羅馬字音譯系統。漢語拼音其后也成為國際標準化組織(ISO)使用的中文音譯標準。因此,對地名的拼寫,無論是專名、通名,都必須堅持用漢語拼音拼寫。

      三、我國地名拼寫現狀

      我國的地名用漢語拼音拼寫已在國家和國際的規定、規范發布下執行20多年,期間國家有關法規作出規定,地名主管部門在相關管理政策、意見中也做過多次的重申。由地名主管部門編輯發行的地名出版物和設置的標準地名標志中,已很好地貫徹用漢語拼音拼寫地名,起到了模范作用。但個別地區、部門仍然存在使用英文拼寫、譯寫地名的情況,使其成為當前地名管理的規范化、標準化難點之一。究其原因,有以下兩點:

      一是迎合心理作用使之。在改革開放、招商引資和發展對外旅游的過程中,由于擔心外國人看不懂漢語拼音而在地圖、地名標志和公共設施使用英文進行拼寫、譯寫地名。這是一種誤解。按《聯合國憲章》規定,聯合國的官方語言為漢語、法語、俄語、英語和西班牙語(1973年阿拉伯語也成為其官方語言)。而使用人數在5000萬以上的語言就有漢、英、俄、日、德、法等13種,因此外國人未必都懂得英文,單一用英文對地名進行拼寫或譯寫未必在任何情況下具有代表性。用只有部分適用性的英文拼寫地名是具有局限性的。只有用最大適用性的漢語拼音拼寫地名才能既體現國家主權和尊嚴又符合國際標準。在同為使用非羅馬字母語言的日本,地名標志大多用漢字書寫,同時用羅馬字母進行拼寫。其地名拼寫也是按日語的發音拼寫而不是英文,也并不影響其對外交往。

      二是個別地區的領導干部和管理部門對地名拼寫的國家標準缺乏認識,認為地名拼寫標準只是地名管理部門內部的規定。因此在設置地名標志,特別是設置交通、旅游景點的指示標志時使用英文拼寫地名。這種做法既阻礙了地名標志設置的規范化、標準化建設,又增加了國家行政管理的內耗和管理成本。地名主管部門和地名工作者要堅定地貫徹地名拼寫國家標準,為實現地名規范化、標準化應迎難而上,加強宣傳,扭轉錯誤觀念,堅決維護國家主權和尊嚴。

      根據民政部等四部局發出的《關于在全國城市設置標準地名標志的通知》要求,從2000年3月開始,660個設市城市、852個市轄區全部開展了設標工作。至2004年,全國所有城市共設置標準地名標志約5300多萬塊,其中街、路、巷地名標志約66萬塊,樓門牌約5200多萬塊。各地在設標過程中,嚴格執行國家標準,對不規范的地名標牌進行清理,對新設的地名標牌在規格、書寫、拼寫等方面嚴格遵守國家標準。在我省,深圳、珠海、汕頭經濟特區都曾在地名標志上采用英文標識地名。通過設標工作,這些城市都按照國家標準重新設置了用漢語拼音拼寫的地名標志,進一步統一規范了地名標志設置。佛山市作為我省標準地名設置試點城市,在設標工作中,創新設計標牌樣式,在路牌背面增設了指路圖,方便群眾;嚴格按照《地名標牌城鄉》國家標準制作標牌,用漢語拼音拼寫地名。全市共設置地名標志5000多幅。2004年,佛山市被評為全國69個“全國城市標準地名標志設置工作先進城市”之一。

      四、國外漢語拼音拼寫情況

      1996年澳大利亞國家圖書館利用計算機將50多萬個含有威妥瑪式標音的中文圖書期刊數據自動回溯轉換為漢語拼音數據,并且將成功經驗發表在美國的《圖書館資源和技術服務》1996年第4期上。在1980年,美國國會圖書館首次提議將威妥瑪式標音轉換成漢語拼音。從1997年起,美國國會圖書館為了改用漢語拼音系統,成立了9人拼音工作組。1998年11月3日,拼音工作組推出了《美國國會圖書館拼音轉換計劃:新漢語羅馬化準則》。20多年來,漢語羅馬化拼音系統早已是美國政府的標準,也是聯合國和大多數世界各國媒體的標準。

      地名用漢語拼音拼寫,是國家主權和尊嚴的體現,不僅是我國地名拼寫的國家標準,而且是經過聯合國地名標準化會議決議批準的國際標準。全世界都要遵照使用。因此,地名用漢語拼音拼寫既兼顧了國內外的需要,也是國家民族語言平等原則的體現。

      佛山市民政局區劃地名科匯寫


      相關內容

      祥仔大片